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语义分析 >

英汉两种语言的异同

归档日期:08-15       文本归类:语义分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英语和汉语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我国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曾经说过:“就句子的结构而论,西洋语言是法治的,中国语言是人治的。

  从英译汉题型的设置来看,英语句子一般比较复杂,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考试要求句子要有一定的难度,不然无法检验考生的真实水平;二是英语可以通过结构上的安排使许多层意思在一个句子中表达出来。

  动词Work和make是句子的核心,两者之间用并列连词连接;If引导从句使who knows成为整个句子的主句。如果没有这些结构上的调整,中文句子的语义是无法用英语表达出来的。

  由于英语重结构,汉语重语义,英语句子往往比较长,汉语句子则常常比较短,这一点上述例句的翻译已经表现得很清楚。弄清这一区别之后,翻译时会理所当然地摆脱原文的束缚,争取一定的主动,这便是钱钟书先生所说的“get the meaning, forget the words”(得意忘言)。要想顺利完成这种形式上的转变,关键是要做好对英语长句的结构分析,把长句按意群切分成若干个小段。

  如果把这个句子译成门口放着至少有十二把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雨伞,中文明显有些别扭,效果肯定就差远了。

  英语句子不仅可以在简单句(前面两个例子都是简单句)中使用很长的修饰语使句子变长,同时也可以用从句使句子变复杂,而这些从句往往通过从句引导词与主句或其它从句连接,整个句子尽管表面上看错综复杂却是一个整体。汉语本来就喜欢用短句,加上表达结构相对松散,英语句子中的从句翻成汉语时往往成了一些分句。

  英语不仅有we、you、he、they等人称代词,而且还有that、which之类的关系代词,在长而复杂的句子,为了使句子结构正确、语义清楚,同时避免表达上的重复,英语往往使用很多代词。汉语虽然也有代词,但由于结构相对松散、句子相对较短,汉语里不能使用太多的代词,使用名词往往使语义更加清楚。

  译文:届时,将出现由机器人主持的电视访谈节目及装有污染监测器的汽车,一旦这些汽车污染超标(或违规),监测器就会使其停驶。

  英文原句共使用了三个代词:关系代词that、宾格代词them和主格代词they,汉语译文中却只用一个代词其,that被译成了名词监测器,they被译成了名词汽车。这是因为汉语里没有关系代词,that从英语语法上讲指代的是先行词monitors,把它译成名词监测器就成了很地道的汉语表达。而如果把they译成它们,汉语里就有可能语义不清,因为它们有可能指汽车,也有可能指监测器。由此可见,英语里很多代词译成汉语时都要变成名词。

  英语比较喜欢用被动语态,科技英语尤其如此。汉语虽然也有被、由之类的词表示动作是被动的,但这种表达远没有英语的被动语态那么常见,因此,英语中的被动在汉译中往往成了主动。下面我们先看一组常用被动句型的汉译:

  熟悉英语的人都知道,英语表达相同的意思时往往变换表达方式。第一次说我认为可以用I think,第二次再用I think显然就很乏味,应该换成I believe或I imagine之类的表达。相比之下,汉语对变换表达方式的要求没有英语那么高,很多英语中的变化表达译成重复表达就行了。请看下面的例子:

  这只猴子最了不起的成就是学会驾驶拖拉机。到九岁的时候,这只猴子已经学会了单独表演驾驶拖拉机了。

  tractor和vehicle在句中显然都表示拖拉机,英语表达上有变化,而译成汉语时使用了重复表达法。?由于英语喜欢用代词,汉语喜欢用名词,这也使英语多变化、汉语多重复的特点更加突出。

  做翻译实践较多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英文句子难译主要难在结构复杂和表达抽象上。通过分析句子的结构,把长句变短句、从句变分句,结构上的难题往往迎刃而解。表达抽象则要求译者吃透原文的意思、用具体的中文进行表达,这对考生往往具有更大的挑战性。

  做翻译的人经常会有这样一种感受:某个词明明认识,可就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这其实就是词的引申和推理在起作用。现在我们看一看sure这个词在不同句子中的处理情况:

  5个sure分别译成了“确定”、“可靠的”、“稳健的”、“牢固”和“坚定”,如果都译成大家熟悉的确信的、肯定的,中文译文岂不成了天书?原文词义稍有引申,译文就要进行适当的推理。

  英语一方面十分注重句子结构,另一方面又喜欢使用省略。英语省略的类型很多,有名词的省略,动词的省略,有句法方面的省略,也有情景方面的省略。在并列结构中,英语往往省略前面已出现过的词语,而汉语则往往重复这些省略了的词。

  在表达多逻辑思维时,英语往往是判断或结论等在前,事实或描写等在后,即重心在前;汉语则是由因到果、由假设到推论、由事实到结论,即重心在后。

  现代汉语对词的一般定义为:词是语言中最小的、能独立运用的、形体和意义都固定化的造句单位。

  汉语中表示词类的词缀明显不如英语多,也不如英语词缀能产。Eg. 老乡,老虎,闹哄哄,酸溜溜

  英语:1去掉词的某一部分,留下的部分在书写形式和读音上更为简洁,词义和词性与原词一般保持不变。由这种方式构成的词叫clipped word。

  汉语:1将复杂名词压缩为一个简单名词,有的简称已经固定,逐渐变成新词。如,知青,解放军,化工

  除了具有某种情感意义外,叠音词的使用还可以带来音韵节律和谐的效果,渲染衬托气氛,增强语言的表现力。

  重叠词 是汉语独特的现象,各类实词几乎都可以重叠使用。汉语动词、形容词的重叠形式在英语中无对应形式,汉译英时往往较困难。

  英汉两种语言的词汇传统上被分为实词和虚词两大类,在根据它们的搭配组合特点,又细分为不同类别。

  词类划分是基本相同的。但,同一种词类在两种语言中的搭配能力却不尽相同,在巨资中所担任的成分也不尽一致。英语属综合—分析语,词有形态变化。汉语属典型的分析语,词没有形态变化。另外,两种语言中都有一定量的虚词,它们不但在分类上不尽一致,而且在使用上还存在很大差异。此部分主要对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连词和介词进行对比,找出各对应词类在英汉语中使用上的异同。

  英语中可直接用可数名词的复数形式来表达模糊的数量关系,而汉语中,则要用其他手段,如用数量词组、副词、重叠形式等。如,

  英语名词不能做谓语用,汉语名词可以。限于表示时间、天气以及籍贯等的名词。

  最大的区别是英语动词有语法形态变化,表示各种语法意义;汉语动词无形态变化,词形本身不能表示语法意义。

  汉语动词没有形态变化,语法意义的实现由上下文、词汇(时间词、副词、助词等)、语调等体现。动词对表示语法意义手段的选择是灵活的.

  英语造句,一个分句(clause)一般至少包含一个主谓结构,谓语必须由动词词组担任,动词是造句的核心。

  汉语造句以意和为主,动词并非必需。除了动词为语句外,形容词谓语句、名词谓语句和主谓谓语句比比皆是。

  在形容词作补语的SVOC结构中,动词主要表“致使”、“认为”等意义的动词,与汉语“把”字句和主谓短语作宾语的句型极为相似。

  汉语形容词作补语,其语义指向极为复杂,可以是句子主语、宾语或谓语动词等。

  口语中,英语简单副词使用超过了60%,在书面语中也超过30%;而-ly副词在口语中使用率为20%,在书面语中超过55%。汉语语体色彩不如英语那么明显。

  英语从属连词只能引导从句(subordinate clause),汉语连词主从句都可引导。

  英语从句可在主句前(表示强调),也可在主句后(通常情况下);汉语分句位置一般比较固定:偏句在前,正句在后。

  英语除了少数几个从属连词可以和某些副词配合使用,强调主从句之间的关系,以及某些固定的关联从属连词外,从属连词一般单独使用;汉语偏正连词通常成对使用。

  英语从属连词一词多义、多功能现象较多,汉语偏正连词一般一词一义,功能比较固定。

  英语介词搭配范围广、搭配能力强、用法非常复杂。主要因为英语介词,尤其是简单介词,一般为多义词,而每一种意义都要在具体搭配中才能显现出来,而这种搭配通常是固定的。另外,作为一种连接手段,英语介词一般不能随意省略,否则会出现语法不通的句子,具有强制性。

  英语介词有的表示隐含比较意义和否定意义。表示隐含比较意义的介词通常是表示时间或方位的介词。

  由于不同历史、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民族认识和描述客观世界的方式和角度不尽相同。

  词语在各自语言中所涵盖的意义不尽相同,其中仅有一个或若干个词义对应相同,而在其他方面所指意义截然不同。

  以eat一词为例,词典上提供的汉语释义通常为“吃”。但eat一般仅限于吃食物之类的东西,而汉语中的“吃”的许多其他用法往往都不能译作eat,这正如下列例子所示:

  如:water gate做普通名词用时,汉语与之对应的词义是“水闸,闸口”,而作专用名词Watergate时,指1972年6月发生于美国总部所在地水门大厦的泄密丑闻,因汉语无与之对应的词,故以释义方式译为“水门事件或丑闻”。再比如:

  又称为内涵意义,connotative meaning,指的是词汇在不同上下文,或不同语篇中,或为不同身份的说话者使用时所表现出的特殊信息、价值或情感态度等。

  在语言学习过程中,确定某一词汇的联想意义要比确定指称意义更为困难,因为词汇的联想意义主要衍生与各类语境中,常常是微妙而又难于捉摸;任何词典都不可能囊括词汇可能产生的联想意义。这不仅要求学习者掌握足够的语言知识,而且要广泛了解相关的背景知识。

  “猪”:低劣、愚蠢、粗俗而又肮脏的动物,可能由于猪的饲养环境及生活禀性而造成人们对其产生不美、甚而厌恶的联想。

  英语句子成份的前后都可有修饰词语,主句与从句之间有明确的关联,短语套短语形成重叠式多级短语,由此构成的句子犹如一棵“参天大树,枝杈横生。”

  汉语常用短句,小句与小句之间常常省略关联词,句子的逻辑关系和语义由小句的前后顺序来体现;名词不允许带后置定语,而前置定语又不宜太长。由此产生的句子犹似“万顷碧波,层层推进”。

  不同处:英语要求完整的主谓结构,位于必定含有一个限定形谓语动词;汉语两者都不一定非有。

  英语复句中,分句间为句法上的层级关系, 由一个分句担任上一级分句的句子成分,例:

  汉语复句的分句间存在逻辑语义关系,而句法关系是独立的平等并列关系,而不是英语的层级关系

  例:尽管他学识渊博,可是学生们并不大喜欢他,因为他老是斜眼看人。(因果关系)

  某些无灵句虽然能给人带来一定的联想,但拟人化色彩已淡化,这类句子常以see, witness等动词作谓语,表示某种经历。

  英语句子常以事物或抽象名词作主语,结构严谨,言简意赅,语气含蓄,令人回味,体现西方人的幽默感,汉语一般以具体名词或人作主语,翻译时把英语中无灵句译成汉语中有灵句---有灵化原则(principle of animation)

  主语通常为动作的执行者或谓语所陈述的对象,然而在某些英语句子中,主语含有状语意义,含义时往往可采用主语状化原则。

  当result from, stem from, be due to 等作谓语时,主语表结果,而谓语后面的部分表原因,这样的句子汉语常用因果句表示。

  英语中虽不能用名词直接充当谓语,但大量名词可转化成动词作谓语,使语言更简洁紧凑,生动形象,常用于比喻。

  英语中某些谓语动词的行为者不是主语,而是宾语,主语只是促使某一动作得以实施。此类句子相当于make+复合宾语,汉译时通常译成兼语式。

  汉语中动词没有词形变化,除了作谓语,还可作主、定、状、补、宾语,英语中动词只能充当谓语,充当其他成分需用它的名词、形容词、副词或非谓语形式。汉语动词出现较多,呈动态特征,英语中动词出现频率低,并常用弱式动词(be, become)和虚化动词(have, make, take, bring 等)使英语呈静态特征。

  用虚化动词更符合英语习惯。虚化动词大多是一些多义动词,作谓语时,词义削弱,而其后的动作性名词动词词义增强

  英语中有一类不及物动词,可以带它的名词形式作宾语,称同源宾语,汉语中无类似语法现象,英译中时须注意汉语习惯

  英语中有一类动词后接“物主代词+动作性名词”,这类动词虽在句中充当谓语,作用相当于方式状语,翻译时须作调整。

  汉语“把”字结构相当于英语中“get”句式,和“have sth done”(动作是其他人干的)

  表“把A当作B”时,英语可用“treat…as…,regard…as…等”

  汉语中常把表物的宾语提到动词前,把指人的宾语留在动词后,英语中通常把两个宾语都放于动词后

  后置如:books important to students; the so

本文链接:http://furymagazine.com/yuyifenxi/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