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语义分析 >

现代汉语语法的语义分析

归档日期:08-15       文本归类:语义分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现代汉语语法的语义分析_高三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现代汉语语法的语义分析

  《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第五讲 现代汉语语法的语义分析 一、“语义”的含义 “语义”是指词语进入句子以后,词语 与词语之间形成的词汇意义之外的一种关 系意义。 这种关系意义是要通过一定的结构形 式来表现的,是词语在语句结构中体现出 来的意义。这种意义不同于词汇意义,不 同于言语意义,也不同于句法意义,但他 还是属于语法意义。 “书” :“装订成册的著作”。 —(词汇 义)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晴”,表面上指天气,实则指感情。 — (言语义 ) “买的书”中“买”和“书”有修饰限定和 被修饰限定的关系意义。 — (句法义 ) “买书”中的“书”和 “买的书”中的 “书” 为“买”的受事。 — “王冕死了父亲。” “来的客人请我看电影” 二、语义结构与句法结构 在由实词与实词组成的句法结构中, 总是同时存在着两种结构关系,这就是句 法结构关系和语义结构关系。 在这个句法结构中,实词总是同时扮 演着两种角色,即同时充当句法成分和语 义成分,这就是结构成分性质的二重性。 昨天 我 在教室里 给校长 写了 一封 信。 状语 主语 状语 状语 谓语 定语 宾语 时间 施事 处所 与事 动作 数量 受事 第一、结构关系和构成成分不同。 句法结构的成分为句法成分:主语、谓 语、述语、宾语等,成分之间的结构关系 是主语—谓语、述语—宾语等。 语义结构的成分为语义成分:动作行为、 性质状态、施事、受事、工具、处所等, 结构关系为动作—受事、施事—动作等。 第二,句法成分之间的句法关系是可 变的,而语义成分之间的关系则是相 对稳定的。 ①小张写好了论文。 (/小张写好了的论文) ②论文小张写好了。 (/写好了论文的小张) ③小张把论文写好了。 第三、句法关系是不能跨越结构层 次的,而语义则可以。 在句法结构中,直接成分之间具有句 法关系和语义关系,而间接成分之间只有 语义关系而没有句法关系。 所谓直接成分,是指句法结构中,直 接构成一个更大句法结构的两个成分,所 谓间接成分是指不直接构成某个句法结构 的两个成分。 比如: 我们 目前 需要 进口的设备 主语 谓 状语 中 语 心 语 (直接关系、内部关系) 主谓关系 偏正关系 动语 宾 (间接关系) 定语 (外部关系) 施事 动作 语 中心语 受事 动宾关系 偏正 关系 昨天 我 在教室里 给校长 写了 一封 信。 状语 中心语 主语 谓语 状语 中心语 状语 中心语 动语 宾语 定语中心语 时间 施事 处所 与事 动作 数量 受事 第四,句法结构关系和语义结构关系之 间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可分为一对多和 多对一两种关系。 一对多:句法关系 ①看医生 ②写文章 ③写毛笔 ④吃米饭 ⑤吃食堂 ⑥排电影票 ⑦打双打 ⑧起五更 述宾 述宾 述宾 述宾 述宾 述宾 述宾 述宾 语义关系 动作行为 + 施事 动作行为 + 结果 动作行为 + 工具 动作行为 + 受事 动作行为 + 处所 动作行为 + 目的 动作行为 + 方式 动作行为 + 时间 多对一 : ①喝了啤酒 ②啤酒喝了 ③喝的啤酒 ④把啤酒喝了 ⑤啤酒给喝了 句法关系 述宾关系 主谓关系 定中关系 状中关系 被动式主谓关系 语义关系 动作+受事 受事+动作 动作+受事 受事+动作 受事+动作 名词入句充当什么成分,取决于句中的位置,而 语义则取决于和动词的关系,与位置无关。 ① 我们打败了敌人。 ② 敌人 我们打败了。 ③ 敌人被我们打败了。 ④ 我们把敌人打败了。 不能根据句法关系来确定 语义关系,也不能根据语义关 系来确定句法关系 。 三、语义关系 语义是实词进入句子之后词与词之间 的关系,是一种事实上或逻辑上的关系。 在实词和实词的语义关系中,动词和 名词的语义关系是最重要也是最常见的一 种实词之间的语义关系,但语义关系不只 限于动词与名词之间的关系,也可以是名 词与名词之间或成分与成分之间的关系。 那本书的封面被撕坏了 领属关系 受事关系 “封面”与“撕”有动作——受事关系; “那本书”和“封面”则有领属关系,即 “封面”是属于“那本书”的。 动词与名词的语义关系 人们常用“格”名称来表示。 “格”指名词 跟动词组成语义结构时所担当的语义角色。如: 施事、受事、与事、工具、处所、时间等。 把名词跟动词之间的语义关系(格关系)研 究清楚,有助于说明动核结构的下位区分和句型 或句式的更细密的区分,也有助于分析句法结构 在实际使用中的变化和复杂化 。我们这里不用 “格”来称述,只说明其关系。 各家经常提到的主要语义关系。 1. 施事:句子中动词表示的动作行为的发生 者或状态的主体。 2. 受事:句子中动词动作行为、运动、变化 等的承受者。 3. 与事:动词所表示动作行为的间接对象。 表示给予、索取、服务类的动词常带与事。 如: 他(施事)给 我(与事)一本书(受事)。 4. 工具:施事实施动作行为所凭借的工 具。 他用毛笔写字。 5. 结果:动作行为所产生的结果,即在 动作发生前没有此事物或结局,由于动作 行为产生了此结果,是从无到有。 小张写了一封信。 6. 方位:表示动词动作行为发生、出现的 处所、位置等。 妈妈在家里给女儿准备嫁妆。 7. 时间:表示动词动作行为发生的时间。 我们明天电线. 目的:动作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 民工们正在排火车票。 9. 方式:动作行为发生的方式。 老师口头交待了今天的任务。 10. 原因:引起动作行为的原因。 她出嫁前还要哭嫁。 11. 同事:动作行为所伴随或排除的间接对象。 小王跟小李昨天在国际大酒店举行了婚礼。 12. 材料:动作行为所凭借的材料。 肉末煮稀饭。 13. 基准:进行比较、测量所参照的间接对象。 他比小邹 高许多。 常用到的名词与名词之间的语义关系: 领属:句子中有领属关系的主体,即一个事 物对象为另一个事物对象所有。 ① 我有一本书。 (“书”为“我”所领有) ② 他的新书包被偷了。 (“新书包”为“他”所领 有) ③ 一张桌子四条腿。 (“四条腿”为“桌子”说 领有) 思考: ① 修房子 ② 盖房子 ③ 用大米煮饭 ④ 用电饭煲煮饭 ⑤ 小王在排电影票 ⑥ 他为这事得罪了小王 ① 妈妈洗衣服。(受事) ② 妈妈做衣服。(结果) ③ 妈妈用衣服挡住了光线。(工具) 四、句子的语义框架分析 语义框架分析就是用形式化的表述方 式将具体句子中的动词与名词的语义结构 关系(格局)表示出来。 如: “老师 批评了 学生。” 施事——动作——受事 ① 妈妈 在商场给女儿 买了 一条花裙子。 施事 处所 与事 动作 受事 ② 老师布置的作业 学生 已经完成了。 受事 施事 动作 ③ 学生们已经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了。 施事 (把)受事 动作 ④ 门口的那棵大树 被狂风 吹倒了。 受事 (被)施事 动作 ⑤ 我们 明天 电话 联系。 施事 时间 工具 动作 ⑥ 小王跟小李昨天在国际大酒店举行了婚礼。 施事 同事 时间 处所 动作 受事 ⑦ 小娟用白纸 叠了 一只小船。 施事 材料 动作 结果 ⑧ 墙上 挂着 一幅画。 处所 动作 受事 ⑨ 球迷们 正在排 球票。 施事 动作 目的 ⑩ 《红楼梦》这本书 我 看过。 受事 施事 动作 ⑾ 老李 用书面形式 作了 发言。 施事 方式 动作 受事 ⑿ 那本书 被我 送 王海了。 受事 (被)施事 动作 与事 五、语义指向分析 语义指向指的是句法结构的某一成分在语 义上和其他成分(一个或几个)相匹配的 可能性。是指词语在句子里在语义平面上 支配或说明的方向。 (一)、语义指向与句法结构的不 平衡性 语义结构虽然要在句法结构中得到映 射,但映射的结果却是语义结构和句法结 构之间表现出不平衡性,它们之间有时一 致,有时不一致。 自然,语义指向和句法 结构之间也就存在着不平衡性。所以,语 义指向指的是句法结构中的某一成分在语 义上和其他成分(一个或几个)相匹配的 可能性。 如: 我 吃 饱了。 “饱”不是指向动语“吃” ,而是指向主 语“我”; 1、补语的语义上可以指向多 种句法成分,它可以指向主语、 谓语动词、宾语,还可以指向 其他成分。 ①我吃饱了。 ②老王喝酒喝醉了。 ③ 他穿好衣服出门去了。 ④ 这个问题我一定记得牢牢的。 ⑤我们已经打扫干净教室了。 ⑥ 他摔断了腿。 ⑦ 她把鞋跟穿掉了。 2、状语的语义多数指向谓语 动词或形容词,也可以指向主 语和宾语 ① 他回来得很迟,于是轻轻地爬上了床。 ② 女同志之间谈起这一类的事儿来比较随 便。 ③ 他们圆圆地围了一个圈。 ④ 他酽酽地给我彻了杯茶。 ⑤ 小孩胆战心惊地走到我面前。 ⑥ (老栓)笑嘻嘻的听,满座的人,也都 恭恭敬敬的听。 ⑦ 他每月只挣二百来块钱。 3、定语的语义一般直接 指向它所修饰的成分,也 可以指向其它成分。 ① 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 ② 我有一本很厚的词典。 ③ 昨天晚上,他看了一夜的书。 ④ 他拨了两块钱的草。 语义上的关系虽然要在句法 平面上得到映射,但映射的结果 却是语义结构和句法结构之间表 现出不平衡性,它们之间有时一 致,有时不一致。 请分析: ①她非常聪明。 ②我买了许多新书。 ③她光吃菜,不吃饭。 ④他吃了饭就工作。 ①她非常聪明。 ②我买了许多新书。 ③她光吃菜,不吃饭。 ④他吃了饭就工作。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在作层次分析时, 无须受语义上的约束(不是不顾意义), 从语义上来看组合层次。 “四川北路”,语义理解为“北四川 路”。 研究语义指向,有助于分析句子中 几个语义结构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从而 也有利于理解句子的内容,解释语言现 象。 (二)、语义指向与歧义 语义指向上的模糊性,也是造成歧义的 原因之一。 在一个句法结构里,当某一成分可以 同时与其他几个成分相匹配时,就产生了 语义指向上的模糊现象。,因而会造成歧 义。 (1)、一个句法结构里,某一成分可同时与其他几个成分 相匹配时,就产生了语义指向上的模糊现象,造成歧义。 比较: ① 他在火车上写字。 ② 他在黑板上写字。 (2)、有些句子的歧义运用语义指向来解释 则比较方便。 ③ 三个人就抬起了五百斤。 ④ 外语就考了八十分。 ⑤他每月才挣二百来块钱。 ⑥ 三个人才抬起五百斤。 (3)、有些歧义现象,可以从定语的语义指 向上去理解。 ① 三位学生家长 ② 新老师宿舍 比较: 老师新宿舍 (4)、补语的语义指向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我吃完饭了。我吃完饭了。 a 我吃了饭了。 b 我吃光饭了。 (三)、语义指向对句法变换的制约 对语义指向的研究如果要进行 得更深入一些,就必须全面研究不 同的语义指向对句法变换的制约。 (l)、语义指向的不同对句法变换有着一定 的制约作用。 ①我买了《语义学》。 我只买了《语义学》。 ② 《语义学》我买了。 *《语义学》我只买了。 “只”的语义是后指的。 表“总括”的“都”实际上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 ③a 这些书我读过。 b我读过这些书。 ④a这些书我都读过。 *b我都读过这些书。 ⑤a这些书我们都读过。 b我们都读过这些书。 “都”的语义一般是前指的,当“这些书”后移后, “都”前面的成分只有“我”,而“我”又是单数, 和表“总括”的“都”在语义上不相匹配,“都” 的语义指向其实也是落空的,所以④b不能成立。 (2)、语义指向对“把”字句的 制约。 补语语义指向受事时,选用受 事作“把”的宾语;指向施事时, 则选用施事作“把”字的宾语。 他把鞋穿破了。 *鞋把他穿破了。 两顿肉就把他吃腻了。 *他把两顿肉吃腻了。 他把衣服洗干净了。这些衣服真把他洗累了。 请比较: 衣服被他洗完了。 *衣服被他洗累了。 (3)、语义指向对句法变换的制约,除了上述 几种现象外,还有其他情况。 ① 他喝醉了酒。 ② 他吃腻了肉 。 ③ 他踢破了皮球 。 ④ 他吃光了。 他喝酒喝醉了。 他吃肉吃腻了。 * 他踢皮球踢破了。 * 他吃饭吃光了。 语义平面的研究主要有: 动核结构(或称“谓核结构”) 动词的“价”(也称“向”) 名词的“格” 语义指向 歧义 词的语义特征 现代汉语语法的语义分析常用的方法: 动核结构(谓核结构)及名词的“格”分析 语义指向分析 词的语义特征分析 配价分析 动核结构(或称“谓核结构”)分 析 动核结构是由动词(广义动词)和它 相联系着的某些语义成分组成,动词是动 核结构的核心、动核结构是语义平面的基 本结构,是生成句子的基底。 同一个动核结构如果用不同的句法形式表示, 就会构成不同的句子。比如: “革新” 、“张三”、“技术”所构成的一 个动核结构,其显层的句法形式可以有: “张三革新技术” “张三把技术革新” “技术被张三革新”等; 这些不同的句法形式加上相应的语态(时、 体、语气等),就成了不同的句子。 名词的“格”分析 “格”指名词跟动词组成语义结构时所 担当的语义角色。 如:施事、受事、与事、工具、处所、 时间等。 把名词跟动词之间的语义关系(格关 系)研究清楚,有助于说明动核结构的下 位区分和句型或句式的更细密的区分,也 有助于分析句法结构在实际使用中的变化 和复杂化。 配价分析 配价语法的基点是“动词核心 论”,即一个句子以动词为核心关 联其他成分而构成。 动词的“价”(也称“向”) 动词的“价”分类,是动词在语义平面上的 重要分类。 “价”,也译为“组配数限”。从化学中借 用来的术语。“向”,也译为“项”、“论元”, 则是从数理逻辑中借用的术语; “价” “向”的 共同点是:某一成分有多少个同现成分,就决定 了它的值(类)。 动词配价所支配的成分叫补充成分,不受动 词配价支配的成分为自由说明语。补充成分又分 为必有的和可有的两种。 早在1942年,吕叔湘先生就 根据汉语语言实际指出:汉语的叙 事句的中心是一个动词,“句子的 重心就在那个动词上,此外凡动作 之所由起,所于止,以及所关涉的 各方面,都是补充这个动词把句子 的意义说明白,都可称为‘补词’。 朱德熙先生在1978年发表的 《“的”字结构和判断句》(《中 国语文》第1、2期)中,用动词配 价的观点分析动词性成分加“的” 构成的“的”字结构的歧义指数等 问题,引起了许多语法学者对配价 语法进行研究的兴趣。(如:走的、 吃的、写的。) 根据动词在动核结构中所联系 的动元(强制性的语义成分)的数 目,动词可分为以下五种配价结构 类型: 1)零价:地震、塌方、打霜、涨水。 2)一价:咳嗽、死、进来、休息、病。 3)二价:吃、洗、同意、看见、认识。 4)二价:进、回、来、到、在、坐。 5)三价:给、送、借、搁、挂、扔。 附:词的语义特征分析 语义特征又叫语义成分,是二十世纪中 叶提出的。 布龙菲尔德在(语言论)第九章“意义”: “必须区别环境的非区别性特征和区别 性特征,或称语言的意义(即语义特征)”, “在任何一个形类里,每一个形式都包含 一个成分,即类义”。 意义有等级,语义特征是范 畴性语义成分,简称范畴义, 即是概括性最大的意义,和语 法范畴有关。 韩礼德说,语义与语法没有什么明显的 界线。 从语义特征的表现形式上讲,语义特征包括 两种类型: (1)、所谓范畴型语义特征,即可以表述为 “属性:值”(即复杂特征集)这种形式 的语义特征; (2)、所谓规则型语义特征,即可以表述为 “条件-动作”(即产生式规则)这种形式 的语义特征。规则型语义特征一般处理为 句法范畴的。 (1)、范畴型语义特征 苹果 : = [语义类:可食物,物态:固体]; 汤 : = [语义类:可食物,物态:液体]; 圆 : =[语义类:物形] 吃 : =[语义类:获取,论元:2]{施事:[语义类:动物 人类],受事:[语义类:可食物,物态:固体]} 复杂范畴型语义特征的“属性:值”形式表示中, “值”是用若干简单范畴型语义特征来刻画的。 以“属性:值”形式记录的范畴型语义特征 包括两种情况: 一种可以称之为简单范畴型语义特征, 刻画的是一个对象的基本语义属性(上面以[ ] 括出的内容), 比如[语义类:可食物]; 一种可以称之为复杂范畴型语义 特征,刻画的是两个以上对象之间的 基本语义关系(上面以 { }括出的内容) 比如用来描述动名语义约束关系的 {施 事:[语义类:动物人类]}(这里“”表示 逻辑上的“或”关系)。 (2)、规则型语义特征 ? ? 如果一个名词的语义性质跟一个动词的受 事论元的语义要求吻合(条件),那么该 名词可以跟这个动词组成“动作--受事”的 组合形式(动作)。 显然,上述范畴型语义特征加上规则型 语义特征,可以用来说明“吃苹果”(能 说)和“吃汤”、“吃圆”(不能说)之 间的差异。 语义特征在句法结构分析中所起的作用。 P1 “修汽车的后胎” P2“修汽车的王师傅” ,都可抽象为: “V+N1+的+N2”(M ) 前者A. [修 [汽车 的 后胎]];后者B.[[修 汽车] 的 王 师傅]。 要将P1分析为A,将P2分析为B,需要用到“施事”、 “受事”、“整体 -- 部分”这样的语义范畴。对 于序列M,有规则: N1跟N2的语义性质跟V的受事语义要求吻合,并且 N1 跟 N2 之间有“整体 -- 部分”的关系,那么 M 应 分析为A; ? N1的语义性质跟V的“受事” 语义要求吻合,N2 的语义性质跟V的“施事”语义要求吻合,那么M 应分析为B。 语义知识在多义词义项判定中所起的作用 “想主意”( “想1”) ( “思考,思索” “想出主意” ) “想女儿”(“想2”) ( “思念,想念” “想念女儿” ) 对此,需要“想”的“受事”论元的语义约束 信息帮助判断。 “想1”的“受事”论元要求不能是[语义类:人]这 样的名词。 “想2”的“受事”论元要求是[语义类:人]这样的名 词。 “主意”跟“女儿”两个名词的“语义类”属性取 值分别为[语义类:方法]和[语义类:人]。 计算机可以通过匹配知道“想”跟“主意”搭配时 是“想1”,跟“女儿”搭配时是“想2”。 用语义特征同样可以描述语言的结构规则。 ? 因为人们构造语义知识系统的根本目的, 实际上跟句法知识系统是同样的,都是为 了描述(解释)某个“语言形式”是否能 说 / 可被接受,以及能说 / 可被接受的若干 “语言形式”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变换关 系。 ? 如果能够透过“句法”与“语义”表面的 的理论分野(理论形式上的差别)去看它 们背后的共性,就可以用看待“句法范畴 (特征)”的眼光来审视所谓的“语义范畴(特 如,凭借所谓“名量结构作定语,不作状语”、 “副词作状语,不作定语”的句法知识判定“学习 文件”之间存在着某种差异实际上可以(也必然) 通过一定的变换体现出来。 句法知识 一份学习* 一份学习文件 正在文件* 正在学习文件 变 换 一份学习过的文件 正在学习过的文件* “吃苹果”能说,“吃紫色的狂怒的思想”不能 说; “吃苹果的人” “吃苹果的方法” 。 ? ? 一般来讲,仅凭借“名词”、“动词”、 “述宾结构”、“定中结构”这样一些句 法范畴(特征)就不大够,这时就需要通过诸 如“施事”、“受事”、“语义类”、 “抽象事物”、“具体事物”、“人”、 “食物”等等一些所谓的“语义范畴(特征)” 来达到目的。 词与词搭配时在语义上有选择性,句法上 能结合的不见得在语义上都能搭配。 语义搭配的选择限制跟词语的语义特征有关。 简而言之,人们是用“句 法范畴 ( 特征 )” 跟所谓的“语义 范畴 ( 特征 )” 在干差不多同样的 事情,而且干事情的方式也是 一样的。 附2:语用分析 l.主题和述题 ? ? ? ? “主题一述题”结构是句子的语用结构。 主题是说明的对象,一般是已知信息;述题是对 主题进行说明的部分,对主题或作叙述,或作描 写,或作解释,或作评议,一般是未知信息。 说话时,根据表达的需要,可选择跟动同联系着 的某个成分作主题。 同一语义结构如果在显层的句式里主题不一样, 句式也就不一样,其语用价值也会不一样。 例如 : “台上坐着主席团” “主席团在台上坐着” 两句的主题不同(前句“台上”是主题,后 句“主席团”是主题),语用价值就有差 别。 研究主题和述题,有助于了解句子所 表示的旧信息和新信息,知道说话者关心 的是什么。 2.表达重心和焦点 ? ? ? 表达重心(也称“表达重点”)是指句法 结构中由于表达需要而着重说明的成份。 它决定于句子的表达要求。 它可以是谓语,如“他是走了”中的 “走”;也可以在主语上,如“谁来了” 中的“谁”。 焦点是指评论中的重点.也 就是新信息里的着重说明之点, 也是表达重点的一种。是新信息 的核心、重点,一般位于句末的 实词语上。 ? ? ? ? 例如 “我终于把这本书找到了”中,“这本书 找到了”是评论,评论中的焦点是“找 到”。 如果说“我找到了老张.却找不到老李”, 这句的焦点就不在“找到”上,而是在 “老张”和“老李”上。再如, “我们打败了敌人”,“敌人”是焦点; ? “我们把敌人打败了”,“打败”就是焦 点。 表达重点、焦点跟语句重音有密切关 系,往往通过语句重音显现出来。 ? 研究表达重心和焦点有助于了解说 线、语气和言语行为类型 ? 语气能反映句子的表达用途,可以表 示直陈、疑问、祈使、感叹等。按语 气对句子进行分类,分出来的类叫做 句类。 从语用上看,任何句子都是完成一定类型的行为。 例如: 叙述、解释、描绘、提问、请求、命令、致谢、道 歉、祝贺、惊叹等等。 句子的行为类型跟句子的句法结构类型没有必然的 联系,跟语义的结构类型也没有必然的关系。如: “他去北京了?” / “他去北京了。” 汉语中表示行为类型的主要手段是语调、语气以及 语气词。 ? ? ? ? ? 4、口气 ? ? ? ? ? 口气也属语用范围,它表示句子的“情感评价”。 句子可以有种种口气,例如肯定、否定、强调、 委婉等等。 口气通常通过一定的副词性词语来表示。 句子需要特别强调的地方,口语里一般用强调重 音表示; 研究句子的口气,有助于了解说话者对所述内容 的主观情态。 ? 5、增添和评议 句子中的“句法一语义”结构反映客观事实, 增添在该结构上的词语一般带有评议性。 所谓增添,是潜在某个句法结构的前面、中 间或后边增添一些词语,或表招呼、应答, 或表对情况的推测和估计(如“也许”“恐 相”“看起来”“看样子”),或引起对方 注意,或表示对某一问题的意见和看法(如 “依我看”“依我想”),等等。 ? 研究句子中评议性词语,有 助于了解说话者对客观事实的主观 评估和态度。 6、句型或句式的变化 静态的句型或句式有一定的规 则:内部有一定的句法成分,成分 间有一定的结构关系,成分的排列 有一定的次序,比如主谓句,主语 在谓语之前就是一条基本规则。 在动态的具体句子里,借助于 一定的语境,句型或句式会起某种 变化,或省略某个成分而成为省略 句,或移动某成分的次序而成为移 位句。这就是所谓变式句。 所谓变化,是指变一般的句型为特殊的句型 ? ? ? ? 例如: 倒装句“写得多好啊,这篇文章!”这是为了表 示强烈的感情而变动语序的。 也有为了想急切也需要知道新信息而倒装的,如 “来了吗,他?”这都是语用的需要而有此变化 的。 对变式句的研究,有助于了解具体句的说话语境, 也有助于分析句型或句式的语用价值。 有关语义和语用平面的一些问题,有些已得到比较 充分的研究,有些研究只是开了个头。 ? 也还有些问题,究竟是语义平面 的还是语用平面的还有不同的看 法,比如“有定”“无定”问题, “指代”“照应”问题.“预 设”“蕴涵”问题,“时”“体” 特征问题等。这些问题尚待深入 研究讨论。

本文链接:http://furymagazine.com/yuyifenxi/252.html